崂山区崂盛源茶叶经营部-殷桃,又红了
你的位置:崂山区崂盛源茶叶经营部 > 活动案例 > 殷桃,又红了
殷桃,又红了
发布日期:2022-08-08 17:35    点击次数:76

图片

殷桃又红了。

在开年大戏《人世间》中,殷桃饰演的“郑娟”,打动了万千观众。今年,正是殷桃出道的第二十个年头。

20年的时间,殷桃从青涩到成熟,走过了一条从新人到“视后大满贯”的道路。在殷桃塑造的诸多角色中,她既可以是如星光一样寒冷的白色花朵,也可以是娇媚盛放风情的红玫瑰。看到殷桃的脸,总更愿意相信,好景会有时。

她自万种风情,以坚韧的核,对得起这人世间。

图片

殷桃很甜。任谁看了这样一张脸,“甜”都是逃不过的形容。的确,殷桃的脸型轮廓如桃心儿,眼中圆润精致,额头饱满,唇似樱桃,还有一对深深的酒窝。

精致的巴掌脸,即使做夸张表情,依然没有多余的线条。古人用“杏眼桃腮”形容美女,放在殷桃身上,再合适不过。

如若仅看这五官配置,简直甜度超标,戏路必然受限。可偏偏,殷桃长了一双充满故事的眼睛。正是这双眼睛,说尽人间故事。

图片

殷桃饰演的“郑娟”一出场就掀起了一波收视高潮。这部戏,改编自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人世间》。

作者梁晓声在原作中这样描述郑娟第一次出场时的场景:“眼前的郑娟,像小人书《红梦楼》中的女子,尽管妩媚娇柔但目光里满是惶恐。”

殷桃的表演,完美复刻甚至超越了这一场景。

暖黄色的阳光透过窗户轻柔地洒在殷桃身上,凌乱的头发丝和皮肤上的绒毛都在这样的光线下一览无遗。镜头由后颈转侧脸,殷桃曲着腿坐在一大片红山楂旁,梳着两条麻花辫,身着一件老花背心。

如果不是殷桃的演绎,很难想象仅仅是在东北火炕上串糖葫芦能有什么好看。

图片

雷佳音饰演的男一号“周秉昆”看到这幕直接傻了眼。

在滑冰场,他想象每个美丽的女孩背影都是“郑娟”。

一条红色围巾,鲜艳又纯粹。

冰场上,周秉昆幻想中的“郑娟”嫣然一笑,纯净又热烈,好似寒冬腊月里一株盛放的红梅,美到让人忘忧。

图片

刚出场的“郑娟”就这样俘获了所有人的心。

如果说初见角色的爱,是仰仗于殷桃的美貌,随着剧情发展,观众对于“郑娟”命运的揪心更甚,一定是归功于殷桃的成功演绎。

作为从少女时代就被抛弃的苦命人,“郑娟”承受了太多。

但在剧中,她并没有太多的哭戏和台词,多数是温柔的沉默。

图片

阖家团聚时,镜头中的“郑娟”总是在干活,干着似乎永远干不完的活:和面、择菜、做饭、收拾屋子、洗衣服、晾衣服......

当“周家人”在谈天论地,共叙亲情时,她一声不吭,却能牵动所有观众的注意力。仅有的几次哭泣,她的泪珠像是滴滴砸在观众心里。

第一次被男主父亲承认媳妇的身份时,殷桃呈现了一场无声的震撼。

她没有嚎啕大哭,而是克制地流泪。

图片

即便受过天大的委屈,依然不愿放声、不能放声,那显然不是殷桃的哭,独独是郑娟的。

那一刻,观众忘记了殷桃,只有角色“郑娟”。底色的苦,长相的甜。

泪花盛开在那样一张明媚的脸,让人除了心疼还有共情。在殷桃的演绎中,你能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美貌服务于角色。

图片

初到“光字片”,郑娟的出现宛如静水投石,惊起不大不小的涟漪。

她扎着两个麻花辫,带着幼子和盲人弟弟,走过流言蜚语的人群,昂首挺胸。镜头扫过人群,仅从旁人的反应,人们都能理解到,“郑娟”的明艳,是不施粉黛都为人瞩目的程度。

当一个女人除了美貌一无所有时,无异于赤子抱金过市,唾沫星子可以淹死人,人的眼神也能杀死人。

图片

被人议论时,郑娟只说,“咱唱唱歌。”这个眼睛里总是盛满苦难的女人,对待身边人却总是绽放轻微的笑意,毫无戾气。

她为自己说过的唯一一句话,都是淡淡的,“孩子们的一生是一生,我们的一生就不是一生了”。

眼帘微垂,语气舒缓,本是反驳的话却让人听不出任何愠气。

图片

她温柔而坚强,清醒而克制。娇弱外表下的坚强,更让人触动。

第一次见周秉昆的大哥,郑娟只说一句,“你劝劝秉昆吧,我不值得。”一句“我不值得”,道尽“郑娟”的底色。对于既是恩人、又是贵人、更是爱人的周秉昆,她有着心底最深的爱。

这样的“郑娟”,在生活的低谷中,在奢侈的爱情面前,依然自知且自尊,柔弱却坚韧,凄惨而不卖惨。

图片

她说“我不值得”,是站在周家人的立场上,全然不为自己考虑。超越自私是为爱。这种对“爱”的高级表达,表演者无需一滴泪,却能让观众泪如雨下。

《人世间》的编剧王海瓴说,“郑娟”是《人世间》中最难写的人物。原著小说底色刚冷,对男性角色塑造得太饱满,对比之下,女性角色比较淡。选定殷桃饰演“郑娟”后,殷桃时常发信息将自己对角色的理解与编剧交流,最终的成功呈现,也得到了编剧王海瓴的肯定。

“郑娟这个人物写得很好,是我们共同创作的。”

图片

《人世间》的时间线长达半个世纪,这也是殷桃再一次在年代剧中大放异彩。殷桃曾在采访中坦言,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年代戏。因为时间跨度长,从少女到中年甚至晚年,自己完全地投入进去,仿佛跟着角色走完了几十年。纵观殷桃的职业履历,年代戏是她的重要战场。

早在2006年,殷桃便凭借《搭错车》中的阿美一角拿到中国电视金鹰奖,2013年,殷桃再次凭借《温州一家人》、《延安爱情》获得第29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

图片

殷桃《延安爱情》

图片

殷桃很甜,但无论是年代戏还是军旅题材,殷桃成功塑造的角色,多半是有点苦的。

不过这种苦,不是只为了爱情死去活来的“情伤”,而是真正的广袤人生之中的苦难。“我喜欢有血、有肉、有筋骨的、丰富的角色,不是白莲花就好,我不喜欢那样的角色,因为我觉得她们不真实,我喜欢真实的人物。”《鸡毛飞上天》中的女主角“骆玉珠”就是这样的角色。

图片

骆玉珠是一个农村女人,母亲早逝,王八图片父亲嗜赌,无依无靠的她,只能早早地学会独自面对生活。相比温柔寡言的“郑娟”,“骆玉珠”无疑是泼辣伶俐的。她的身体里,流淌着义乌人擅长与人交道、勤劳务实的血液。

她和张译饰演的“陈江河”,是患难之交更是灵魂伴侣。因为误会,一错过便是八年。

八年后,当陈江河终于有了找到骆玉珠的希望时,骆玉珠的下意识却是“逃”。

图片

她怕打破陈江河心中的那个自己,她不确定陈江河能否接受一个已经结过婚、有孩子且年华老去的自己。虽说麻绳偏挑细处断,但上天也惜苦命人。

骆玉珠和陈江河在火车站偶遇的那场戏,至今看来仍让人揪心。两列平行的火车,隔着铁道的,透过车窗,两人八年来第一次看到彼此。

那一刻,让陈江河八年来所有的寻找有了意义,给了骆玉珠八年来的苦难生活一个交代。观众的情绪和剧中人物一样,达到了最高潮。

然而这样的高潮处,殷桃一句台词也没有,眼神便是一切。骆玉珠的惊与惧,怕与爱,痛与想,在短短几秒的时间里,汇聚在殷桃的眼神中,她关上车窗又打开甚而探身出窗外,在最后时刻眼泪才倾泻而下。

这部55集的电视剧,殷桃演出了“骆玉珠”从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女人到商界女强人的气质转变,让“骆玉珠”成为了能“立得住”、能让观众记得住的角色。

图片

殷桃《鸡毛飞上天》 2017年,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颁奖现场,张译凭借《鸡毛飞上天》获得视帝称号,获奖感言中,他说:“没有殷桃的骆玉珠,就没有张译的陈江河。”

38岁的殷桃也在颁奖典礼上,获得最佳女演员,完成电视剧三大奖项的“视后”满贯。

那是她出道的第十五年。十五年,集齐电视剧领域的最高奖项,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莫大的荣耀。

但你很少看到她的通稿,她本人更是从来不热衷综艺,不爱接受除角色之外的访问。、“作为一个演员你能聊你拍的戏,除开作品之外,我不是很清楚要说什么。”

作为演员,殷桃的妙处,在于总能让人记住角色,而非自己。人们爱殷桃塑造的“骆玉珠”,爱她在苦难中从不放弃的生命力,这也是殷桃从艺20年来塑造诸多角色的一大共性:如实地接受生活的苦难,并以自己的方式找寻活下去的答案。

在《温州一家人》中,殷桃饰演从小缺失家庭温暖的“周阿雨”,她年仅13岁便被父亲送出国,独自在异国他乡求学、挣钱、谋生。

图片

殷桃《温州一家人》

在《搭错车》中,殷桃所饰演的“阿美”有着复杂的身世,为了生活也为了帮助李雪健饰演的哑巴养父“孙力”,阿美只得到歌厅卖唱挣钱。

图片

殷桃和李雪健《搭错车》

在《延安爱情》中,殷桃和邓超的爱情纠葛贯穿一生,终究还是没能圆满,孤独一生。

图片

殷桃在《爱了散了》中,被冯远征饰演的变态丈夫所控制折磨的画面,更是很多人的童年阴影。

图片

殷桃和冯远征《爱了散了》

《爱了散了》是我国首档探讨无性婚姻的伦理剧,殷桃扮演了一个温婉、隐忍甚至有些懦弱的女人。

图片

殷桃和邓超《爱了散了》

人世间所有的不幸,在殷桃过往角色的身上似乎都有印证和残留。作为演员,殷桃成功成为了一众角色的“人生载体”,让人记住的不是几个桥段,而是一段段迥异的人生。

那些角色如同千万普通人一样,有着各自的痛苦与欢乐,承受着时代和人生的考验。

图片

叔本华在他的晚年随笔集中,曾讨论人生的痛苦和悲观的话题。

在叔本华看来,人生的底色是痛苦,痛苦不是幸福快乐的反面,增加幸福快乐并不意味着减少痛苦。文艺作品中,对真实世界痛苦的回避将造就虚无的华丽,所谓“真实自有千钧之力”,放在影视塑造上道理亦如是。

“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

图片

演戏这个行当,天资和努力缺一不可。

1999年,20岁的殷桃以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被解放军艺术学院话剧系录取,跟沈腾成为同班同学。她记得沈腾当时很帅,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长咧巴了……”

而沈腾在看完《人世间》之后,也第一时间联系了殷桃,询问能不能帮自己免费拍电影。

图片

三年的专业学习后,于2002年毕业前夕,殷桃通过层层选拔,最终被选定为学校毕业汇演作品《我在天堂等你》的女主角,沈腾,只是其中的参演。

这部毕业大戏,给殷桃带来了未曾想过的回报。

凭借在《我在天堂等你》,殷桃不仅一举拿下了中国话剧领域的最高学术奖项“金狮奖”,还荣获了第8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第12届文华奖表演奖和第15届上海白玉兰戏剧奖。

图片

殷桃《我在天堂等你》

初出茅庐便一飞冲天,这似乎印证了老戏骨李雪健在头一次见殷桃时说的一句话,“这丫头,命好。”也是这部戏,让导演尤小刚注意到了这个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的女演员。

他找殷桃拍摄了《搭错车》、《杨贵妃秘史》。《杨贵妃秘史》极大地展现了殷桃的东方美,让人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风华绝代的古装扮相。

图片

殷桃的杨贵妃,既有丰腴之美,又有甜美端庄的一面,盈盈泪花柔弱又无辜,将东方韵味撑满。

殷桃的下唇处有一个痣。拍戏时,殷桃常着淡淡的唇妆,那块痣在光影之下隐约可见,更有着一种别样的风情。如果说红玫瑰和白玫瑰是女性人物的两种特性,殷桃绝对属于能将这两者都诠释到顶级的女演员行列。

淡雅清丽抑或浓颜重色,殷桃均有味道。

然而在游刃有余之前,作为话剧演员的殷桃也经历过一段尴尬的转型期。2003年,24岁的殷桃接到任务,出演军事历史剧《历史的天空》。这部戏是殷桃的军旅处女作,搭档张丰毅和李雪健。在前辈面前,殷桃发现了自己的差距。和张丰毅对戏时,殷桃说台词很不自然,被张丰毅吐槽“就像在念课文一样”。

图片

殷桃和张丰毅《历史的天空》

自那以后,殷桃开始扎在片场,即使即使拍完自己的戏份也不离开。“我就搬个小板凳坐那,我就看他们怎么演。”

出身于军人家庭的殷桃,打小就有股较真劲儿。在片场呆的时间长了,殷桃逐渐找到了影视剧拍摄的感觉,信心也逐渐建立起来。

拍摄《搭错车》时,一场情感爆发的哭戏让前辈李雪健深深感动。那场戏中,殷桃饰演的女儿,为了不离开病重的父亲在门外大哭,撕心裂肺的哭声伴随着不断地拍门敲击的动作,同时还要完成台词。

图片

殷桃和李雪健《搭错车》

这场戏拍完后,李雪健从屋里出来,脸上带着泪,“小姑娘进步挺大,今天这场戏真好,感情很到位,把我眼泪都感动出来了。”

殷桃的努力和天资,在一众前辈面前展露无遗。不过,就连李雪健前辈也没想到的是,这个当初在片场和张丰毅战战兢兢对戏的小女孩,日后将拿遍中国电视剧界的最高奖,与萨日娜、蒋雯丽等前辈一起被归入殿堂级女演员之列。

图片

图片

入行之初,不少人注意到殷桃的名字,谐音“樱桃”,和殷桃的甜美长相完美契合。提起自己的名字,殷桃格外感谢母亲。

本来外公为她取的名字是“殷杜鹃”,后来殷桃的母亲想起自己在孕期喜欢吃的樱桃罐头,何不如就叫“殷桃”呢?

图片

殷桃身上的东方美感,自小展露。母亲曾请来画家,为殷桃作画,画家画完后,指着殷桃说:“她是比较传统的东方女性形象。”

这句话,在后来殷桃的影视作品中被一次次印证。在美女如云的演艺界,殷桃的美称得上独具风格。

图片

有足够的辨识度,却不会让人感到冒犯或危险,她的美,自带一种规矩和秩序感。再加上多出演正剧,很多人对殷桃的印象是,美,但时尚感不足,有点“土气”。

2021年末的一段片场背影路透视频,却让看着殷桃电视剧长大的90后们吃了一惊。

图片

薄背纤腰,一个开车门的动作活力满满,让人以为是哪位新晋小花,转过头来竟然是42岁的殷桃。纵使女明星有百种变美捷径,那种身体自内而外的轻盈感是骗不了人的。

网友热评,“42岁的殷桃,比24岁的我更像24岁。”

今年年初,殷桃在海边度假,还尝试学习冲浪。

图片

她大方地穿着吊带和比基尼,在晴空之下大笑,健康的身体线条展露无遗。

图片

图片

殷桃在海边这不是殷桃第一次因为颜值和状态冲上热搜。三年前,39岁的殷桃出演《你迟到的许多年》,一个出场画面便将大家惊艳。回头的一瞬,眼神慵懒,清纯之中透着干净的性感。

图片

图片

殷桃《你迟到的许多年》

作为演员,外形是“戏”的一部分,贴近角色形象是第一份功课。为了符合剧本状态,殷桃在短短时间内瘦下13斤,不是为了自己美,是为了角色美。

如果说保持外在形象,是女演员的分内之事,那么随着年龄增长,这份“分内事”的难度无疑与日俱增。

图片

殷桃健身日常很长时间以来,女性畏惧衰老,女演员更甚,当代人的年龄焦虑也较之前更重。

对此,殷桃的观点是,“女演员度过年龄焦虑的办法很简单,就是不和岁月较劲。”

平和的心态下,她坚持健身,遵循健康的生活方式,认真对待自己的平凡日子,不去刻意追求“年轻”。

图片

殷桃健身日常2019年9月23日,殷桃在社交平台发声,从什么时候开始,女演员的魅力仅限于少女感了。

“为什么会把女演员的魅力仅仅定义在少女感,不是说少女感不好,而是只有少女感,我觉得他的审美有待提高。“

图片

她在采访中直言不讳地表示:“演八十岁需要演技,但演十八岁需要勇气。”“在现在这个年纪,我必须要知道什么角色我不能演,这个是自知之明。虽然这话说得很直白,但这是必须去面对的,演什么角色不重要,放平心态很重要。”

图片

殷桃自己的状态一直不错,唯一让她揪心的只有双亲。2021年,母亲生病,怕耽误殷桃工作,便没吱声。

父亲在医院照料,因太劳累,也病倒在床。无奈之下,是朋友的儿女承担了床前照顾的责任。直到工作结束回家探亲时,殷桃才从亲戚那里得知此事,一时间殷桃心情复杂。

既有对父母的心疼,又有自己作为子女不能常伴身边的内疚。

图片

殷桃《人世间》

事实上,殷桃不是没有想过把父母接到身边。

2017年,父母曾随殷桃在北京居住过一段时间。然而出身重庆的殷桃父母,在南方生活了大半辈子,对于北京的饮食和气候并不适应。

每次殷桃外出拍戏时,两位老人也只能呆在家里,没有亲友和同事,精神上的落寞和孤独时候自然的。

图片

殷桃一家

次年春天,殷桃的父母还是决定回重庆,“在重庆,我们有很多老同事、老朋友,平时可以一起走一走。在这里只能每天闷在家里,你就让我们回重庆吧。”

为了让父母有舒适的晚年生活,殷桃在重庆为父母购房,但新房住上,老两口还是不习惯。离开了老街坊,平时遛弯都不知和谁聊天,最终父母还是搬回了从前的老房子。

那套已经有30多年的老房子,是殷桃成长的地方,也有着父母满满的回忆。

那些多年构建起来的亲近和熟悉,是任何“舒适”所不及的。

图片

殷桃在重庆任凭取得多少成绩,所有人最终都要面对有关“家庭”的课题。殷桃知道父母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事,便是她的归宿。

2017年,殷桃在《金星秀》上坦诚自己在多年前已离婚。

实际上这段婚姻只持续了短短一年,对方曾对殷桃热烈追求,但婚后长期的聚少离多和价值观差异,最终还是使得婚姻走向破裂。

对于爱情,殷桃依然向往。曾有主持人在访谈现场问殷桃,为什么不着急个人问题?殷桃潇洒地回应,“只要我想嫁,随时可以。”

图片

言外之意,她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

如果一定要选择一个人共度余生的话,这个人,一定要足够值得。“婚姻是非常慎重的事情,一旦走进这个围城,彼此要忠诚,要对对方负责任。如果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那就只适合恋爱。没有遇到理想中的伴侣,那么,一个人也挺好的。”

一个女性的人生里,应该被允许有“不将就”的自由。

图片

2月7号,殷桃发文“望向风吹来的方向”,配图中的她涂着红红的指甲,穿着喇叭牛仔裤,脚上趿着花朵凉鞋,旁若无人,看向远方。

岁月,为她带来皱纹,也带来从容的“飒”。过往二十年间,殷桃曾塑造过的一个角色,也无形中在塑造着她。

图片

两年前,在“乘风破浪的姐姐”大火之时,记者曾问她,“怎么看今年姐姐打了翻身仗?”

殷桃直接反问记者:“姐姐们什么时候趴下过?”

那一刻的她,实在像极了骆玉珠。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