崂山区崂盛源茶叶经营部-拜登刚离开中东普京就来了,专家:这不是巧合
你的位置:崂山区崂盛源茶叶经营部 > 活动案例 > 拜登刚离开中东普京就来了,专家:这不是巧合
拜登刚离开中东普京就来了,专家:这不是巧合
发布日期:2022-07-27 13:28    点击次数:96

  专家表示,美俄两个大国各自奔向自己的中东盟友。

  7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刚刚结束了4天的中东行程,1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也来了。

  当日,普京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据新华社报道,伊朗总统莱希19日与到访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晤。两国领导人讨论了双边关系最新进展,表示要继续发展双边战略关系。这是普京在2月俄乌冲突加剧后,第二次外访活动。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韩建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普京此访伊朗,补齐了俄罗斯和伊朗关系的短板,特别加强了在金融和能源等经济领域的合作。

  她进一步分析道,拜登和普京先后访问中东并不是巧合,美俄两个大国各自奔向自己的中东盟友,充分体现了中东联盟政治的延续性和新变化。

  经贸合作

  在莱希和普京的会谈中,双方表示,两国关系近期显著发展,尤其是在经济、安全、基础设施、能源、贸易和工业等领域发展迅速,双方将继续并加强这一发展势头。

  普京强调:“我们商定落实大型合作项目,并积极推动两国间的本币直接结算。”

  据伊朗媒体报道,伊朗和俄罗斯企业19日在德黑兰签署了伊朗经济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外国投资协议。根据这一协议,俄罗斯企业将向伊朗石油产业投资400亿美元。

  此前,俄罗斯在伊朗石油产业的投资大约只有40亿美元。新的投资主要将着眼于天然气的开发。伊朗拥有世界第二大天然气储量,仅次于俄罗斯,但美国的制裁阻碍了伊朗获得技术,并减缓了该国天然气出口的发展。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将帮助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开发两个天然气田,以及另外六个油田。此外,Gazprom还将参与伊朗液化天然气项目和天然气出口管道的建设。

  除了能源领域的合作之外,两国还商讨以本币进行贸易结算。

  伊朗央行行长萨利赫阿巴迪(Ali Salehabadi)19日表示,伊朗外汇市场当天启动伊朗里亚尔和俄罗斯卢布货币交易。伊朗媒体认为,这是伊俄经济和金融关系朝着摆脱美元迈出的一步。

  伊朗和俄罗斯都在金融等领域受到美国制裁影响。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日前也表示,俄罗斯将逐渐在与伊朗的贸易中放弃使用美元。他还表示,两国在过去几个月净贸易额增长了31%。

  分享经验和技术

  韩建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以往俄罗斯和伊朗之间的合作侧重于安全领域,经济关系并不紧密,甚至还存在竞争关系。

  在俄乌冲突后,俄罗斯以折扣价向国际市场出售原油,夺走了伊朗原本就不多的国际市场份额。为此伊朗不得不降低售价以保住市场份额。有交易员透露,伊朗原油的价格比布伦特期货价格低近10美元/桶。

  韩建伟认为,在西方国家施压和制裁俄罗斯的背景下,俄罗斯和伊朗的处境多少有些相似。伊朗可以与俄罗斯分享丰富的反制裁经验,俄罗斯也愿意为伊朗的石油产业提供技术支持,共同破解外部在金融和能源领域上的封锁。

  英国媒体也认为,普京此举是在向西方传递信息,即西方制裁并不会导致俄罗斯孤立于世界。

  除了经贸议题外,在19日晚间,莱希和普京还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德黑兰举行会谈,就在阿斯塔纳进程框架下解决叙利亚问题交换了意见。

  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孙德刚表示,普京此访就是要稀释拜登访问中东的成果。俄土伊三国峰会将发出重要信号,中东不是美国的中东,而是一个多极化的中东。

  此前拜登在中东访问期间,表示美国不排除将使用武力作为针对伊朗的最后手段。但也表示,希望说服伊朗恢复履行伊核协议,外交是实现伊朗无核武器目标的最佳方式。

  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18日表示,伊朗“有意愿达成一项良好、有力和稳定的协议”,美国应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寻找解决方案以达成协议。

  伊核协议相关方2021年4月开始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谈判,讨论美伊两国恢复履约问题,美国间接参与谈判。

  今年6月28日至29日,在欧盟协调下,伊朗和美国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间接谈判,但并未取得明显进展。

  相关报道:

  拜登为选举到中东“油好访问”, 梦幻西游之跨服战场却换回沙特打太极(第一财经网)

  沙特只表示愿意增加产能,制造模糊。

  世界变了,哪怕美国总统拜登亲自登门拜访,沙特依然不舍得给足面子。

  7月16日下午,拜登在沙特第二大城市吉达,登上“空军一号”并向送行的人们挥手致意,结束了他任内首次中东之旅,不过对于拜登来说,此行难言圆满。

  拜登此行的一大目的,是希望沙特等中东国家加大马力多抽些油,来供应国际市场,以遏制油价,缓解美国高企的通胀。不过面对美国总统的请求,沙特打起了太极。在16日的“安全与发展”峰会上,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宣布沙特“有能力”将国内原油产能提升至每天1300万桶。

  消息看似振奋,但细究文字,产能并非产量,具体能增产多少并没有定数。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邹志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就石油增产来说,拜登并未获得明确的承诺,没有达到他出访的预期。

  他进一步表示,沙特从国家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进行思考和平衡,加上美国和沙特之间依然存在着很多矛盾,沙特最终以增加产能的形式来回应美国的要求和压力。

  不情不愿的出访

  就在拜登启程的当天,美国劳工部公布最新数据,6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9.1%,高于市场预期。创下40年来新高纪录,其中近一半的涨幅是由能源价格带动的。这也突显了拜登此行的必要性。

  与几位前任总统相比,拜登对中东的访问有点“姗姗来迟”,显得不够重视。如拜登的前任特朗普,上任后第一次外访就选择了沙特。而同为民主党总统的奥巴马,在上任后4个月就造访了沙特,并在任内访问了沙特五次,在所有外访中频率仅次于德国和法国的六次。

  拜登政府上任后,由于实力衰退,推行从中东战略收缩政策——从阿富汗全部撤军、重返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结束也门战争。此外,沙特的石油在美国进口能源的占比越来越小,所以拜登始终对中东提不起太多兴趣。

  但是俄乌冲突改变了这一切。冲突刺激国际油价暴涨,根据美国汽车协会(AAA)的数据,6月份美国汽油价格创下历史新高,平均每加仑超过5美元(约合每升8.97元人民币)。拜登曾多次在国内想办法打压油价,如呼吁国内炼油厂降低利润增加产能、释放战略油储等,但几乎均未奏效。

  这让拜登重新发现了沙特的价值。沙特不仅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领头羊,而且还是组织内少有几个尚有产能富余的国家,如果让沙特向国际市场增加供应,对于油价的打压作用不言而喻。

  不过,让沙特出手打压油价谈何容易?并且,拜登此前还严厉敲打过沙特。2018年的卡舒吉遇害事件让美沙关系遇冷。拜登在竞选美国总统时说,这一事件会让沙特在国际社会中“被嫌弃”。

  在拜登上任之初,公布了卡舒吉案的调查报告,其中指控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是“幕后黑手”。美国提出美沙关系将“再校准、但不寻求破裂”。

  邹志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拜登上台后没有将中东作为优先方向,并强调价值观外交,与沙特、阿联酋、以色列等中东盟友存在明显的矛盾与隔阂,特别是美沙关系因拜登对沙特王储的批评而陷入冷淡状态,沙特对拜登政府的不满情绪上升,甚至出现美沙交恶的声音。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今年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在被问及“是否认为拜登对你有所误解”时,他表示,“(我)完全不在乎”,并表示远离沙特损害的是美国的国家利益。

  果不其然,俄乌冲突激化后美国有求于沙特。3月,沙特王储拒绝接受拜登的通话请求,一位美国官员说,“大家对通话有一定的期待,但最终未能实现”,这原本可以推动沙特增产原油。

  心念中期选举

  自此拜登就萌生了亲自跑一趟的念头,与政府官员讨论未来几个月访问沙特的可行性。对于态度“180度转弯”,拜登缓慢地释放消息,先矢口否认,坚称没有计划访问沙特,但承认与沙特方面就石油和地区安全有所接洽。直到6月3日,拜登才最终公开承认,正在考虑访问沙特。

  拜登此前在竞选总统期间对沙特放狠话,很大程度上是希望向选民展现出他的价值观;如同拜登想改善与沙特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是碰上了中期选举。包括燃料价格上涨在内的通货膨胀,将会损害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的表现。据美国媒体报道,拜登的支持率近期已经接近上任以来的最低点。

  拜登7月9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一篇名为“我为什么去沙特”的署名文章,更加清晰地点明了自己的意图。他称,他此行的目的是为加强美沙两国的“战略伙伴关系”。

  他还表示,由于俄罗斯在乌克兰开展军事行动后受到制裁,中东的能源供应非常关键,“对我们所依赖的全球贸易和供应链都极为重要”。

  除了能源领域的诉求外,邹志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拜登此访还有另外两个目的,一个是修复与盟友的关系,具体说就是与以色列和沙特的关系。另一个就是着眼于大国竞争,包括制裁俄罗斯和遏制其他国家。

  沙特打起了太极

  拜登15日下午抵达吉达,同沙特国王萨勒曼、王储穆罕默德举行了会谈。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声明只是表示,沙美双方认为延续两国战略伙伴关系很重要,重申要维护国际能源市场稳定,同意就国际能源市场情况进行定期磋商。

  16日,王储穆罕默德表示沙特将会把产能提高到每日1300万桶。当前沙特的产能为每日1200万至1250万桶,但每日的实际产量大约为1050万桶。在理论上,沙特未来每天可以多出产200万桶甚至更多。

  长期以来,沙特对增产石油一直持谨慎态度。在OPEC+框架内对石油产量配额进行有序调控才最符合沙特利益。邹志强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与美国的磋商中,沙特也表示增产并非自己所能左右,需要与OPEC+其他成员商议后才能决定。

  除了沙特外,OPEC另外一位重要成员阿联酋也持同样的态度。阿联酋外交顾问加尔贾什(AnwarGargash)15日表示,阿联酋希望石油市场更加稳定,并将遵守OPEC+的决定。

  为促使沙特在能源领域继续“配合”美国,就在拜登开启此行前夕,白宫还向沙特释放“利好”信号。7月12日据消息人士称,美国政府正考虑解除对沙特出售攻击性武器的禁令,但最终决定仍取决于沙特能否终止军事干涉也门。实际上,近几个月,沙特官员曾多次向美方施压,要求取消攻击性武器禁售。

  除了经济上的盘算外,沙特不轻易松口还有政治上的考虑。对于美国欲拉拢沙特对抗伊朗、俄罗斯等国的企图,沙特不愿牺牲其与俄罗斯等国的长期关系,来从美方换取一些短期外交或防务收益。并且考虑到美中期选举可能对美国内政产生的变数,沙特当下对美政策更多采取观望态度。

  邹志强最后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存在着一些悖论和矛盾。对沙特一方面强调价值观外交,但又在实际利益方面有求于沙特。拜登的中东政策呈现为既要向民主党内有所交代,又要兼顾国内选举,使得外交缺乏一贯性,最终导致美国在中东的形象和影响力变得模糊,领导力开始减弱。

点击进入专题: 拜登任内首次中东行

责任编辑:张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