崂山区崂盛源茶叶经营部-吉林高校聚集性疫情:混乱无序的封楼之后
你的位置:崂山区崂盛源茶叶经营部 > 公司相册 > 吉林高校聚集性疫情:混乱无序的封楼之后
吉林高校聚集性疫情:混乱无序的封楼之后
发布日期:2022-07-13 19:53    点击次数:118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3月7日,吉林农业科技学院的一名学生出现在了吉林市卫健委公布的流调数据里,此后四天,在其密接者里,陆续检测出68例新冠感染者,包括48例无症状感染者和20例确诊患者。

  此前,在3月4日的全民核酸中,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已有疑似患者被救护车拉走。随着病例确诊,学校从3月5日开始封楼,这不但没有阻止交叉感染,反而因公寓条件和种种措施带来了更大的聚集,进而出现聚集性疫情。

  此后,3月10日,学校进行了大规模人员转移,校园疫情也随之趋于控制。根据3月10日吉林省委通报,免去张立峰的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党委书记职务。由总督学、省教育厅党组成员岳强兼任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党委书记。

  截至本刊记者发稿,吉林市卫健委通报,3月11日,该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66例,无症状感染者167例。12日,吉林市将开展第七轮核酸检测。

  九号公寓

  3月4日早上7点多,张静和三个室友正在睡觉,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一个学生进屋后告诉她们,学校全体学生下楼做核酸检测。张静感到纳闷,就在六天前,自己刚刚做过一次返校核酸,为什么要再做一次?但来者并没有解释原因。

  张静是吉林农业科技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今年2月25日返校。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分九站和左家两个校区,张静在主校区九站校区,位于经开区九站街道。张静说的返校核酸,指的是2月27日全校学生统一自行前往核酸检测点进行的核酸检测。此前,按照学校规定,吉林省内和省外学生刚刚分批全部返校。学校本来还规定,返校核酸完成后,全校将封校15天,期间学生全部上网课,以完成隔离。

接受核酸检测的学生(图|视觉中国)接受核酸检测的学生(图|视觉中国)

  但据后来的官方消息, 3月2日吉林市在初筛中,发现了新冠肺炎核酸检测阳性人员,随即在3月4日启动了全市范围内的全民核酸检测,吉林农业科技学院自然也包括在内。检测分为两种,一种是对未出现阳性样本的小区采取混采方式,另一种是对已出现阳性样本的小区采取单人单检方式。

  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当时还没有筛查出阳性病例,所以3月4日这天采取的是混采方式。当天上午8点多,张静和室友来到测试地点,也就是九站校区的体育馆,发现现场“就像菜市场,人挤人”,一条长长的队伍从体育馆内部延伸到了外面的空地,“把大学生活动中心绕了一圈,又把S楼绕了一圈。”她随手拍了张照片,照片里,不少人还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虽然已值冬末,但北方的空气里还透着寒气。

  因为人多,张静排了4个小时的队,一直到中午12点多才做完检测。排队中途,她看到一辆救护车过来,拉走了一名学生。和大家一样,当时张静并不知道这名学生是否因确诊新冠被拉走,但同学们私下已经开始传消息,说这名学生是9号公寓的。

  根据官网的校园地图,吉林农业科技学院一共有16栋学生公寓,按数字编号,自南向北呈L型分布,每栋公寓一共五层,分六人寝和四人寝两种。9号公寓是六人寝,虽然和张静所在的7号公寓就隔着一条马路,但因为学校这天并没有通报,张静没太当回事,做完核酸检测就回去了。

  第二天,张静和室友一大早还去了图书馆,结果学习到中途,被通知图书馆要闭馆。之后她们回了宿舍,然后去吃饭,又去超市买东西,当时超市里,已经有一些学生在购买零食和水,准备囤起来。他们声称已听到风声,学校有人确诊新冠,要封楼。

  风声很快得到了证实,3月5日下午,9号公寓封楼。到了3月5日晚上,包括张静所在的7号楼在内,全校所有公寓楼都封楼了,关于9号公寓出现确诊病例的消息在校园里四处传开。

  但消息得到官方确证是在3月6日晚上11点33分,学工处通过校内网发出紧急通知,称“因学校有一名同学在核酸检测中初筛呈阳性,按照属地疫情防控要求,九站校区各公寓实行封闭管理。”事实上,这也是关于学生公寓封楼的第一则校级官方通告。

  但实际上, 梦幻西游之跨服战场到这时已经有4个学生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了。因为根据第二天,也就是3月7日早上7点57分,吉林市卫健委官网公布的流调信息,3月6日0—24时,吉林全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42例,其中吉林市某科技学院宿舍共确诊4例,最先确诊的是第31例,其余3人均为其同学。

  此后四天,在31例的密接者里,陆续检测出68例新冠感染者,包括48例无症状感染者和20例确诊患者。一场聚集性疫情已在校园里迅速蔓延开来。这里也成为吉林市本轮疫情的中心之一。

  逐渐失序的应对

  疫情突如其来,但对学生们来说,影响更大的可能是没有准备地封楼。3月5日晚上所有宿舍都封闭管理后,在正式封楼说明之前,3月6日上午,学校已经开始在党员群里召集学生党员志愿者。

  王莹是张静的室友,也是一名预备党员,在群里看到了这个消息。想着“能出一份力”,王莹报了名。

  在封楼的情况下,为防止交叉感染,学校让食堂将三餐饭菜统一送到每栋宿舍楼楼梯口,然后由志愿者接应,依次送到每个房间门口。但因学生数量大,打包繁琐,一开始送饭时间根本无法保证,食堂基本上下午才能将午饭送到,晚上才能将晚饭送到。

  志愿者是按楼层分配的,每层两个。除了接应并分发每日三餐,他们还要给每个寝室分发清热解毒的中药,做楼道日常消毒以及协助医务人员给学生们做核酸检测,并给同学们送生活和防疫物资。

  不过志愿者的工作只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学生不用出楼活动,但在公寓楼里内部,聚集是不可避免的。以王莹和张静所在的7号楼为例,公寓楼一共五层,但只有二楼和四楼有饮水机,人员一集中,热水供应不上,开始几天,打水的队伍每天都排得很长。除此以外,宿舍没有独立卫生间,洗漱和上厕所都需要到每层楼的公共卫生区。

  小涵住在九号公寓的四楼,这里在已经有了确诊者后的几天里,密接者和次密接依然混住在一起,没有任何隔离措施。实际上,封楼后的3月6日到7日,公司相册学生们依然需要自行下楼做核酸检测,直到3月8日,官方公布吉林市某科技学院的感染人数已经达到57例后,医务人员才开始上楼到寝室里来给学生们采集咽拭子样本。

3月7日开始,部分密切接触者被暂时安置在校图书馆里,学生自带被褥,直到9号晚上撤离。(受访者供图)  3月7日开始,部分密切接触者被暂时安置在校图书馆里,学生自带被褥,直到9号晚上撤离。(受访者供图)

  不过,这些官方信息都来自吉林市公布的流调信息,学校内部只在3月6日晚上通报过一次有人感染的信息。因此,在校园里,伴随着封楼的,还有满天飞的各种小道消息,如各个信息群里传播的某某栋楼“一整层楼都在发烧”传言。

  3月8日晚上,王莹的同班同学里,也有人发烧了。王莹得知的情况是,消息上报给学校后,“学校一开始说给她隔离到1号公寓(一栋暂无学生居住的公寓,曾被征用做过隔离点),之后,学校让这位同学下楼等着,等了很久,没有人来接,她还发着烧,很难受。之后又被送回了宿舍,过了一会儿,学校说给她放到我们楼层的一个空房间里单独隔离。”

  随后,这名学生单独在房间里待了两天,中间,学校给了两盒退烧药。饭点时,王莹和其他志愿者就将饭和矿泉水送到房间门口。这位发烧同学的核酸检测是在3月8日采集时做的,结果未出来前,根据学校通知,她的三个室友自行在宿舍里隔离,“学校给了他们三个黄色的塑料袋,就让他们拉、尿在宿舍里,不让出来。志愿者一日三餐送到门口。”

  此时的王莹第一次感到了害怕——在自己报名当志愿者之后,防护服紧缺,除了消杀时穿,其他时候,她没有任何多余防护。这意味着,如果这位同学感染了,自己也是密接者,“因为3月8日中午,我还去过他们宿舍给她和她的室友送去了水和零食。”

  3月9日上午10点多,王莹突然接到学校的消息,要求所有的学生志愿者停止服务。事后,她私下听说,其他公寓的一个学生志愿者在工作一天后,核酸检测为阳性。

  被放大的恐慌

  正是在应对的混乱和无序中,校园恐慌情绪不断放大。一位六号公寓的同学告诉我们,有的同学听说自己所在公寓的四楼和二楼都有阳性病例后,特别害怕,“睡觉也不会摘口罩。”小涵所在的九号公寓,有学生主动封锁了自己的宿舍门,一整天待在里面,不敢喝水。还有学生和楼层负责人争吵了起来。

  学生们开始寻求“自救”,打120、疾控中心等一切能找到的电话,一些家长们临时拉了家长群,要求和学校沟通。3月9号,部分学生开始上网发帖,寻求帮助。在“吉林马上变成下一个武汉”、“阳性等死”等夸张的喊话中,舆论开始发酵,吉林农业科技学院登上了微博热搜。

  3月10日,吉林省委书记景俊海在北京以视频形式主持召开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会议时,提到要聚焦高校特别是吉林农业科技学院等重点部位,严格落实转运隔离、医疗救治等措施,确保师生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同一天,吉林省委通报,免去张立峰的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党委书记职务。由总督学、省教育厅党组成员岳强兼任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党委书记。

  吉林农业科技学院九站校区大规模的转移也从这一天开始。3月10日中午,王莹那位发烧的同学,核酸结果在两天后终于出来,显示为阳性,当晚,王莹和张静的一位室友也测出阳性。张静和王莹成为密接者,老师给每人分发防护服,穿戴好后,带着行李到宿舍楼下的集合地点等待上车。晚上七点半,张静坐上了第五十七辆车,学生间隔相坐,一共22个人,清点完成后,待到晚上十点多,终于出发了。3月11日凌晨五点多,车队到达吉林省长白山市盘古温泉酒店。在酒店门口,每人被分到一个单独的房间和一个垃圾袋。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据央视新闻报道,截至3月11日8时5分,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共转运学生6556人,85名带队老师随车转运,实现学生全部转运。其中:转运至吉林市607人,其余6034人分别转运至辽源市、长白山、白城市、白山市、通化市、松原市。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此次从省内各地调运了近300台大巴车支援。

  一路上,张静和新冠阳性室友用微信聊天,得知她已经被转到了辽源市中心医院,同住的病友是学校的老师。其他大部分确诊学生则被转到了方舱医院。

  吉林市3月9日召开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通报,吉林市传染病医院和吉林医药学院附属医院两家定点医院,设置床位552张,高效运转收治患者;设立三个方舱医院,其中,党校方舱医院,设置床位264张,9日投入使用;昌邑区方舱医院,设置床位572张,11日可投入使用;高新区方舱医院,设置床位350张,12日可投用。

2022年3月11日,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开展全面消杀。(图|视觉中国)2022年3月11日,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开展全面消杀。(图|视觉中国)

  随着人员的转移,吉林农业科技学院的疫情趋于控制,但整个吉林市的疫情防控还在持续。截至本刊记者发稿,吉林市卫健委通报,3月11日,该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66例,无症状感染者167例。12日,吉林市将开展第七轮核酸检测。当前,吉林市疫情处于快速上升期。

  为什么疫情会在这个时间突然又开始大面积暴发?可能与变异病毒的特性相关。吉林市在3月9日召开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吉林市已完成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基因测序,本次疫情病毒基因序列为奥密克戎(BA.2进化分支)。发布会还提到,奥密克戎(BA.2进化分支)具有症状相对较轻、隐匿性强、发现难、传播力强的特点,疫情处于快速上升期,已出现社区传播。

  好在从目前来看,奥密克戎(BA.2进化分支)引发的感染,“症状相对较轻”,这为慌乱的局面增加了一点心安。张静告诉本刊记者,那位发烧的朋友在吃完退烧药后,已于3月9日退烧了,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室友则为无症状感染者。3月11日中午,王莹告诉本刊记者,自己的核酸结果为阴性。“如果后面的核酸结果还是阴性的话,再单独隔离,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张静、王莹、小涵为化名,实习记者石震方对本文亦有贡献。)

   

点击进入专题: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关注吉林新冠疫情 潍坊疫情 长春卫健委党组书记被免职 吉林新增本土确诊1412例 3月12日新增本土确诊1807例 长春新增831例本土确诊 长春市九台区已完成3轮核酸 吉林省结核病医院出现医护患者阳性病例 吉林省对感染者激增作出回应 吉林官方称对疫情形势研判不准

责任编辑:祝加贝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