崂山区崂盛源茶叶经营部-她是秦淮八艳之一,为爱千里追夫,却在29岁时含恨而终
你的位置:崂山区崂盛源茶叶经营部 > 公司相册 > 她是秦淮八艳之一,为爱千里追夫,却在29岁时含恨而终
她是秦淮八艳之一,为爱千里追夫,却在29岁时含恨而终
发布日期:2022-08-08 09:56    点击次数:191

图片

图片

图片

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是怎样一种体验?答:从爱上的那一刻开始你会变得很卑微。最好的爱情,是两情相悦的浪漫,若是一厢情愿的牺牲,注定会成为一场悲剧。01董小宛第一次见到冒辟疆,是在一个仲夏的深夜。那晚酒醉归来,正准备歇息的董小宛,忽然听到丫头前来禀报:“姑娘,门外有一冒姓公子求见。”董小宛自然是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她曾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家道中落流落歌楼,却一直颇具傲气,多少人花大价钱想见她一面都不得,今日怎会答应这冒姓公子的贸然来访?可是丫鬟却反常的多说了一句:“姑娘,我刚刚隔着门缝瞧了一眼,是个相貌极佳的公子,谈吐不凡,衣着讲究呢!”董小宛喝了口茶,醒了醒酒:“那便叫他到院中等我吧。”这一面,便误了终身。冒辟疆告诉她,为了见她,他特意在金陵多留了半月,隔三差五过来拜访,每次都遗憾错过。小宛心想,花大价钱请自己出游的很多,但特意到家中拜访的却极少。这公子确实费了心思。见小宛只穿了单薄的衣衫,他赶忙叫丫鬟拿来了披风,夜色渐深,冒辟疆嘱咐小宛早些歇息,带着不舍告别了佳人。

图片

董小宛喝醉了,心也醉了,和冒辟疆相谈至午夜,她竟难得心动,冒辟疆的谈吐、风度、体贴,深深打动了她。在冒辟疆这里,她感受到了被呵护的幸福。02小宛日日想着这冒公子却没想到再见冒辟疆,已然是三年之后。经历丧母之痛的小宛病蔫蔫的躺在床上,我是不是要死了?头脑一片混乱,和父母一起的时光在脑海翻腾,最后眼前却映出了三年前那张让她难忘的俊脸。这是梦还是真?小宛脑中混沌,手却不住伸向冒辟疆的脸,冒辟疆握住小宛的手,怎么也没想到, dol三年前那娇俏少女,如今竟竟气若游丝。冒辟疆陪了他一夜,第二天,小病竟不药而愈。睁开眼看到了日思夜想的公子,小宛这才知道不是梦。她对冒辟疆说:“本以为命不久矣,见了公子我的病就痊愈了,这定是上天安排的缘分,小女愿意以身相许,当牛做马照顾公子一生。”佳人有意,浪子无情,原来这次冒辟疆不是特意来见小宛,而是为了见另一名佳人,陈圆圆。“实不相瞒,我已有家室,怕是无法接受姑娘的好意了。”“我不介意做妾!”小宛似是铁了心要追随冒辟疆,冒辟疆再三推却,最后他说:“明天我就要走了。”董小宛说:“那让我送送你吧。”

图片

这一送,就是整整二十七天,从苏州到镇江北固山下,她指着江水宣誓:“妾此身如江水东下,断不复返吴门!”她联系了好友钱谦益为自己赎身,钱谦益还置办了舟马行资,直接将董小宛送到了冒家。冒辟疆这才半推半就纳了她。03嫁入冒家,小宛洗净铅华,操持家务,几个月足不出户。平时吃饭,小宛站在一旁为冒辟疆夹菜倒水,冒辟疆说:“这些让丫鬟做就行,你坐下吃饭吧!”董小宛摇摇头:“怕她们伺候不好,还是我来吧。”说完又俯身为他添了茶。小宛在府中人缘极好,连正室都对她赞不绝口。正室的孩子功课不好,她为他们改文章,辅导功课,陪他们玩闹。有时候,小宛会想:我的相公爱我吗?但这都不重要了,我已经嫁给了他,这便足够。带着这样的想法,小宛在冒家度过了风平浪静的几年。

图片

转眼,清兵南下,冒家也不得不开始逃难生涯。有一次逃亡,冒辟疆一手扶着母亲,一手扶着正室,看着身后的董小宛,他催促道:“你走快点,迟了就赶不上了!”小宛苦笑着,安慰自己:“当大难时,首急老母,次急荆人、儿子、幼弟为是。彼即颠连不及,死身箐中无憾也。”一路颠簸,冒辟疆大病一场,小宛守在病床前不眠不休,她一边哭,一边为相公擦拭身子,转眼三年过去,冒辟疆身体渐渐痊愈,他握着小宛那双干枯的双手,声泪俱下的说:“没有你,我大概已经死了。”小宛只是笑笑:“妾身说过要为相公当牛做马,这只是分内之事罢了。”冒辟疆痊愈了,可小宛却在颠沛流离中积劳成疾,得了重病。她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弥留之际,小宛躺在床上回忆着自己的一生。她拉着冒辟疆的手,喃喃自语,无非是些你可曾爱过我之类的话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终于没了声音。那年,29岁的董小宛,带着不舍,离开了人世。04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有些女子看清后选择忍痛放弃,静待时间治愈这道伤痕。有些人,却执意要飞蛾扑火,用一生去追求一段没有回应的爱情。无论你是何种身份,当你决定冲向一段得不到回应的感情时,便注定会丧失自我。爱情会让人失去理智,古今皆如此。‍

图片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还有一种爱叫做至死方休。董小宛显然是后者。有人感叹董小宛遇人不淑,到死都未能得到真爱。但也许在小宛心中,与爱的人同甘共苦直至去世,未尝不是件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