崂山区崂盛源茶叶经营部-情报头子公然叛国,泽连斯基身边“遍布内鬼”?
你的位置:崂山区崂盛源茶叶经营部 > 公司相册 > 情报头子公然叛国,泽连斯基身边“遍布内鬼”?
情报头子公然叛国,泽连斯基身边“遍布内鬼”?
发布日期:2022-07-26 00:41    点击次数:119

  来源:环球人物

  前方战事硝烟未散,

  一场看不见的情报斗争

  又悄然滋生。

  泽连斯基身边能信任的人越来越少。

  一起长大的发小,从演艺圈到时政界,相伴走来,前一秒还掏心掏肺、共同进退,后一秒就成了“内鬼”?

  17日,乌克兰国家安全局(SBU,以下简称安全局)局长伊万·巴卡诺夫被解职的消息传来,惊了众人。一同被炒掉的,还有总检察长韦涅季科托娃。

  路透社表示,这是俄乌冲突以来,乌克兰“最大的政治人事变动”。

·巴卡诺夫(右)和韦涅季科托娃。·巴卡诺夫(右)和韦涅季科托娃。

  当天,泽连斯基发表视频讲话,话说得很绝。

  他痛骂巴卡诺夫是“克格勃的继承者”,纵容多名属下“私通俄罗斯”,从事“叛国和勾结活动”,导致国家安全局内部遍布“内鬼”。

  作为国家情报机构的一把手,巴卡诺夫如果真被俄方“策反”了,后果不堪设想。

  三年多前,泽连斯基力排众议,让这位毫无情报经验的好友任此要职,如今看来就像引狼入室。

 ·7月17日,泽连斯基在总统府网站发表视频讲话。 ·7月17日,泽连斯基在总统府网站发表视频讲话。

  这场“内鬼清查”行动还在发酵。18日,泽连斯基宣布,又有包括副局长在内的28名安全局官员被解职。

  前方战事硝烟未散,一场看不见的情报斗争又悄然滋生。

  从娱乐圈到政坛

  巴卡诺夫出生于乌克兰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总戴一副斯文的黑框眼镜。

  他1997年毕业于基辅国立经济大学,2006年又在乌克兰工会联合会劳动和社会关系学院深造,所学专业是法律。

  巴卡诺夫这次被质疑“叛国”,也有人将目光投向了他刚拿到乌克兰公民身份的妻子奥克萨娜。

  奥克萨娜原本是俄罗斯公民,但长期在乌克兰生活,1998年起持有乌克兰的永久居留许可。

  2019年6月,巴卡诺夫公开声明,妻子奥克萨娜已成为乌克兰公民。

  夫妻俩有两个孩子,一个已经大学毕业,一个还在上小学。

  和老谋深算的“特工”形象不太相符,巴卡诺夫身材保持得很是挺拔匀称,平时留着时髦的发型。

  而且,如今已47岁的他,皮肤红润光滑,看不到一丝皱纹,笑起来也是满脸的“岁月静好”,镜头感极佳。

  这也难怪,巴卡诺夫一向被乌克兰人视为娱乐圈人士,格外注重个人形象也是正常的。

  泽连斯基还是一个喜剧演员时,王八图片创立了在乌克兰家喻户晓的娱乐公司 “97街区”,巴卡诺夫是公司负责人兼泽连斯基的经纪人。

  泽连斯基2019年参加总统竞选时,巴卡诺夫成为其竞选团队的主力。

  当上总统后,泽连斯基“钦点”巴卡诺夫担任安全局局长。

  娱乐公司老总当情报头子?这一任命,当时引发巨大争议。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乌克兰研究项目主任卢特塞维奇认为,巴卡诺夫“不庄重,且缺乏经验”。

  但泽连斯基力排众议,巴卡诺夫顺利履职。

·泽连斯基(左)和巴卡诺夫。·泽连斯基(左)和巴卡诺夫。

  分析人士称,泽连斯基任命自己的娱乐圈好友从政,考虑的是“个人忠诚度”而非“专业性”。

  《纽约时报》则认为,泽连斯基组建了一个“和他一样非传统的政府”。

  事实上,在巴卡诺夫的领导下,安全局也开展了不少引人注目的行动:

  逮捕了躲藏在乌克兰的伊斯兰国(IS)头目之一阿尔·巴拉·西沙尼;

  曝光了数十项国防领域的腐败计划,给50名乌克兰官员定罪;

  扣留了乌克兰史上价值最高的一批违禁烟草……

·巴卡诺夫(右)表彰安全局优秀特工。·巴卡诺夫(右)表彰安全局优秀特工。

  不过,安全局在俄乌冲突爆发后暴露出巨大问题。

  在不少乌克兰人看来,这一情报部门对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没能做出准确预判,直接导致乌克兰一度陷入被动状态。

  从总统发小到“叛国贼”

  巴卡诺夫和泽连斯基的交情,并不仅限于“97街区”。

  他与泽连斯基儿时就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还就读于同一所小学。两人都喜欢喜剧,算是志同道合的知己和挚友。

  此外,巴卡诺夫还是泽连斯基的商业伙伴。

  据西方媒体报道,早在2012年,巴卡诺夫、泽连斯基和他的首席助手谢菲尔就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塞浦路斯和伯利兹经营着一个离岸公司网络。

  两人涉足政坛的步调也几乎是同频的。

  泽连斯基2015年出演喜剧《人民公仆》,第二年,乌克兰多了个与这部热播喜剧名称相同的全新党派——“人民公仆”。巴卡诺夫2017年起担任该党党首,直到2019年被任命为安全局局长。被解职前,巴卡诺夫已在局长的位子上干了3年。

  随着俄乌冲突爆发,两人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

  巴卡诺夫未能提前部署炸毁横跨第聂伯罗河的安东诺夫斯基大桥,泽连斯基认为,这直接导致俄罗斯军队长驱直入战略城市赫尔松,由此对巴卡诺夫的管理能力失去信心。

·赫尔松市。·赫尔松市。

  此外,巴卡诺夫手下的“叛徒”越来越多,接二连三有人被查出和俄罗斯“里应外合”,甚至在前线战场与俄军并肩作战。

  比如,在俄乌冲突爆发前几个小时,安全局内部的准将劳莫夫匆忙逃往国外。

  在赫尔松遭袭前,安全局赫尔松分局局长克里沃鲁奇科命令手下军官紧急撤离。

  还有的在逃亡路上出卖重要情报信息。乌克兰当局指控克里沃鲁奇科的助理萨多欣在随特工车队向西逃离时,对从克里米亚向北推进的俄罗斯军队透露了地雷埋设位置,并协助俄军战机寻找最佳飞行路线。

  层出不穷的问题统统被算到巴卡诺夫的头上。

·巴卡诺夫。·巴卡诺夫。

  据乌克兰媒体报道,泽连斯基今年6月就透露出想辞退巴卡诺夫的想法。

  连日以来,除了政府事务外,这对老朋友几乎很少聊天。

  “我们对他(巴卡诺夫)的反危机管理技能非常不满意,正在采取措施,好努力摆脱他。”一名与泽连斯基关系密切的乌克兰高级官员曾公开表示。

  果不其然,泽连斯基最终以“叛国罪”为名,摘掉了巴卡诺夫的乌纱帽。尽管相关调查仍在进行,“叛国罪”尚未找到实质证据,但巴卡诺夫用人失察的责任是跑不掉了。

  国内知名互联网军情资讯分析人认为,泽连斯基下决心大刀阔斧改革安全局,以巩固自己的权力,同时达到打击俄罗斯情报网络的目的。

  “每一个问题都会有答案。”泽连斯基说。

  亲俄基因难消除

  安全局一直以来就是泽连斯基的心头大患。

  它的前身是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乌克兰分局,亲俄基因与生俱来。

  1991年,伴随苏联解体,独立后的乌克兰创建了新的情报机构“乌克兰国家安全局”。看上去改弦更张了,但其实质换汤不换药,只是把原来的“克格勃乌克兰分局”的牌子换了个名而已。

  别看乌克兰国土面积比美国小16倍,但情报部门的摊子铺得一点不输美国。

  安全局拥有约3万名员工,和有着3.5万名员工的FBI不相上下,更是英国军情五处的7倍多。

  除了传统的收集国内情报和反情报,安全局的职责还包括打击国内经济犯罪和腐败。

  2014年,克里米亚半岛并入俄罗斯,一部分亲俄武装势力占领了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部分地区。

  一片混乱中,安全局内部也出现了亲俄派和亲美派的激烈内斗。

  当年,新上任的安全局局长纳里瓦伊琴科曾亲口承认,“俄罗斯特工已经渗透进了国家安全局”。

  同时,随着乌克兰与西方国家越走越近,安全局内部一个接受美国FBI特训的特种部队——“阿尔法小组”成立。

  亲俄和亲美两派在安全局内部撕扯,让这个庞大的机构越发凌乱。

  泽连斯基上台后,任命发小巴卡诺夫执掌安全局,任务之一就是清洗潜伏其中的亲俄势力,并进行机构改革。

  随着俄乌冲突爆发,这股亲俄势力不断冒头。

  今年3月,据乌克兰《真理报》报道,安全局成员基里耶夫作为乌方代表参与俄乌首轮谈判之后,被怀疑犯下叛国罪,遭到当局当街枪杀。

  虽然目前还没有披露基里耶夫是“俄罗斯间谍”的明确证据,但可以肯定的是,安全局会继续清查内部“可疑人员”。

·被枪杀的基里耶夫。·被枪杀的基里耶夫。

  调查矛头最终指向了局长巴卡诺夫。

  18日晚些时候,乌总统办公室澄清对于巴卡诺夫不是“解职”,是“停职调查”,但这一举动还是引发外界大量猜测,特别是泽连斯基提到针对“叛国罪”的调查。

  根据乌克兰政府的说法,在这次“大清洗”式的调查中,已经记录了651起“叛国罪”刑事案件,范围涉及检察官办公室、预审调查机构和其他执法机构。乌克兰现在已经逮捕并解职了大约150名涉嫌串通俄罗斯的人员。

  随着调查持续深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内鬼”被揪出来。

  《纽约时报》称,这起“人事地震”,让俄乌之间的“影子战争”罕见地受到关注,尽管炮火和导弹是战争的标志,但一场情报领域的暗战已经打响。

  谍影重重,泽连斯基愈发需要保持清醒。

责任编辑:张建利



相关资讯